2018-09-16

時空管理員 08

「種族歧視是生物本能。你們人類太天真了。」坐在汽車前座,穿著鼻環的拉丁女孩說。

「你現在也是人類!」坐在後座,帶著墨鏡的年輕韓國男子氣呼呼地說。

「哼哼,這只是我的外觀罷了。」

「那你立刻脫離這個身體,馬上!現在!」

「不不不,時候未到。我藉著這個軀殼,可以更了解人類的運作模式!」

「你只是想吃更多漢堡和冰淇淋而已!」

「多吃這些廣受歡迎的東西,」拉丁女孩振臂高呼:「才能了解人類的奧秘!」

「萊蒂,不要擋住我的臉。」傑夫說:「我在開車。」

「對不起,艦長大人!」萊蒂轉身朝向傑夫,做了一個誇張的敬禮。

「我們為什麼要帶著他啊?」孫正志抱怨。「我們查案子的時候不必帶著四維驅吧?」

「難道你要把我一個人放在旅館嗎?被綁架了怎麼辦!」萊蒂回頭瞪著孫。

「這就要問,」傑夫說:「你當初為什麼要把『核種』放進這個軀體裡了。」

「是核種要求的,」孫說:「我怎麼知道會發生什麼事!」

「投資一定有風險,」萊蒂說:「你應該小心謹慎!」

「算了算了,你們覺得沒關係就沒關係。」孫用力的把身體靠在後座椅背上。「我只想趕快辦完案子回家去。」

「七世紀的長安,有什麼值得你牽掛的嗎?」傑夫一邊轉動方向盤一邊問。

「噢,沒什大不——不要查!萊蒂,不准查!」

「喔齁齁齁,」萊蒂兩眼放光。「傑夫你不會相信的。」

「不准說!拜託!」

「等一下,萊蒂,」傑夫說:「你這樣就落入了下乘。」

「嗯?你不想知道嗎?誰是那幸運的女孩。」

「先不論我想不想知道,」傑夫說:「你現在就告訴我的話,對你沒有任何好處。」

「確實如此。」萊蒂的表情嚴肅起來。「這樣我就沒有充分利用我擁有的情報了,對吧?」

「那你該如何利用呢?」

「嗯,你之前說,」萊蒂歪著腦袋。「情報之所以有價值,有兩個條件,一是有人不希望這個資訊外流,二是有人想知道這個資訊。」

「沒錯,那該如何判斷情報的價值?」

「就是,不希望外流的人,願意花多大的代價阻止情報流通。想得到情報的人,願意花多少代價換取。」萊蒂說:「這兩個代價當中較高的,就是情報的價值。」

「很好,那針對現在這個情況,」傑夫說:「你要如何利用這條來自七世紀的情報?」

「嗯…」萊蒂思索了一下,然後轉頭對後座的孫正志說:「今後的漢堡和冰淇淋都交給你了。」

「你愛吃多少都沒問題,」孫說。「請務必交給我負責。」

「哼哼哼。」萊蒂找到長期飯票,志得意滿地看著車外不斷變化的風景。

「所以,你們到底是怎麼談到這個話題的?」傑夫問。

「噢,對耶,」萊蒂說:「是因為老孫聯絡不到其他探員啦。」

「我還是認為你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。」孫說:「不要忘了你是個四維驅!」

「閘道全都開啟啦。」萊蒂說:「我的腦力都在保持你們的線路暢通好嗎?」

「腦力?」傑夫問。

「對啊,不就是因為你們想早一點恢復連線嗎?既然這個女孩不珍惜自己的身體,那我就拿來用啦。」萊蒂說:「可是這樣一來,我就得用人類的方式維持運作了。」

「人類的方式。」傑夫說:「就是吃飯、睡覺、上廁所,之類的?」

「吃飯很重要,睡覺更重要,但是不必上廁所。」萊蒂說:「我已經將這個身體改造為可以消化任何有機成分了。」

「要吃飯,要睡覺,不必上廁所。」傑夫透過車內後視鏡看向孫正志。「這不就是哆啦 A 夢的設定?」

孫聳了聳肩。「不清楚,我沒看過。」

「哆啦 A 夢是什麼?」萊蒂說:「聽起來好可愛!」

「重要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。也是我加入時空管理局的原因之一。」傑夫說:「如果萊蒂你要了解人類的話,就一定要熟讀這部經典。」

「沒問題!」萊蒂又一個誇張的敬禮。

「等等,別聊天了。」孫看著墨鏡顯示的狀況。「情況不太對。我撈到好幾個瓶中信。」

瓶中信是時空管理局的特殊聯絡代碼,專供探員在緊急時向所有時區廣播,尋求援助。但是理論上來說,探員都會直接透過四維驅向時管局聯繫,沒有必要使用瓶中信代碼。

「『TSTC 失落』,這些可能來自四維驅被破壞的時區。」孫皺起眉頭說:「但是『自己人四維驅獵捕』,這沒有道理。」

傑夫又透過車內後視鏡看向後座的孫正志。「詞序錯誤嗎?」

「依照格式,自己人是主語,四維驅是賓語。」孫說:「但是謂語是獵捕,這沒有道理。不管怎麼重組都不對。」

「自己人在獵捕四維驅。四維驅在獵捕自己人。」傑夫說:「確實都不對勁呢。」

「傑夫,我餓了。」萊蒂用手梳理了一下頭髮。

「等一下,萊蒂,」孫說:「我們正在——傑夫,你要去哪裡?」

傑夫調轉車頭,駛向剛才經過的得來速。「當然是買東西給萊蒂吃了。」

「你會不會太順著他了!」

「有什麼關係呢,你也還沒理出頭緒吧?那些瓶中信。」

「不知道為什麼,處理速度很慢。」孫扶著外觀看似墨鏡的時空眼鏡。「現在正在作來源分佈解析。」

傑夫在得來速窗口停車,向店員露出招牌笑容,點了萊蒂最愛的大麥克套餐,薯條加大,再加上兩支蛋捲冰淇淋。點餐的店員看到傑夫,臉有點紅,但是看到前座的萊蒂和後座的孫正志,不經意地流露出些微的失望。

點餐窗口上方的監視鏡頭,無聲地凝視著傑夫。但傑夫夷然無懼。離開摩西幫之前,孫正志已經幫傑夫上了時空探員必備的「擬像膠」,這種飽含奈米結構的凝膠能夠改變探員的膚色與臉部特徵,通常用途是探員進行臥底行動時避免真面目曝光;在極少數案例中,曾被探員用來偽裝成真實存在的人物。因為影響深遠,使用擬像膠的制式報告頁數甚至比使用裡空間魔方的頁數還多;孫正志用的當然是黑市流通的版本。如果沒有擬像膠,世界第一通緝犯傑夫根本不可能通過沿路的警察臨檢。缺點是傑夫暫時不能洗臉,有些難受。

「詹姆斯,你付帳。」傑夫向後伸手。「詹姆斯?」

「嗯?噢。」孫正志掏出錢包。「原來你們是認真的啊。」

「江湖有江湖的規矩。」傑夫說。

萊蒂接過沉甸甸的紙袋,開心地笑了。

「要不要先吃冰淇淋?」傑夫從店員手中接過兩支冰淇淋,遞給萊蒂,回頭對店員綻放迷人的笑容,驅車駛離車道。點餐的店員張望了一下,隨即回頭興奮地和同事八卦起來。

車子再度回到公路上。傑夫說:「會用到瓶中信,我想到的唯一理由是聯絡不上時管局或其他探員。」

「所以我正在分析來源,看是不是來自四維驅失效的時區。」

「但是,」傑夫說:「你剛才又提到 TSTC 失落(lost)」。

時空結構、技術與製品管理局(Bureau of Time-space Structure, Technology and Crafts),縮寫是 BTSSTC,但其實官方自己都只用 TSTC。在政府內部,TSTC 的文件會偽裝成菸酒槍砲管理局(ATF)的檔案,只有知道特殊暗記的人才能分辨,而且要結合兩份以上的文件才能完全解讀內容。

「對。」孫說:「這表示他們聯絡不上時管局。」

「這個嘛,其實不是。」傑夫說:「這是二十世紀探員的哏。」

「哏?」孫說:「是笑話嗎?」

「不,嗯,怎麼說,是一種暗號。」傑夫說:「失落(lost)這個代碼是探員求救碼,規矩是『探員代碼』加上『 lost』。例如我的代碼是 RX8648,那就是 RX8648 lost。時管局根據瓶中信的區塊鏈,就有機會定位探員。」

「原來如此,」孫說:「我沒有真的用過瓶中信。那 TSTC lost 就是時管局……唔,等等。」

「你也發現了,這個代碼並不合法。」傑夫說:「這個代碼第一次出現是在負 54 區事件的時候。」

孫想了想。「古巴危機?」

「沒錯。有人改變了甘迺迪的想法,於是美國政府直接以武力回應了蘇聯措辭強硬的第二封信,爆發了核子戰爭。」傑夫說:「有探員發現是時管局的自己人動了手腳。」

「自己人(One of us)。」孫說。

「因為不知道誰是內奸,所以他發送了瓶中信,」傑夫說:「內容就是 TSTC LOST,全部字母大寫。」

「我還沒跟時管局回報瓶中信的事情。」孫說:「如果 TSTC lost 是指自己人有問題,那麼另外一個訊息的意思就很嚴重了。」

「自己人在獵捕四維驅,」傑夫說:「或是四維驅在獵捕自己人。」

「可是四維驅不可能『獵捕』,不是嗎?」孫看向前座的女孩。

萊蒂拿著半個大麥克,兩眼直視前方,一語不發。

「萊蒂?」傑夫說:「怎麼了?」

「嘖,你不應該先吃冰再吃漢堡。」孫說:「吃壞肚子了?」

「我有個壞消息。」萊蒂說:「依照你們的習慣單位,未來一百年,都沒有四維驅了。」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