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7-28

異域戰記 01 人生折返跑

據說死亡是所有生命的最終歸宿。如果生命是一場競賽,那麼死亡便是跑道的終點。不論貧、富、貴、賤、窮、通,不分善、惡、忠、奸、雅、俗,都會被當成死神口中的佳餚。不論你是害怕死亡,厭惡死亡,瞭解死亡,甘願死亡,熱愛死亡,崇拜死亡;自然死亡,因病死亡,天災死亡,人禍死亡,甚至學習、研究時走火入魔而亡,都是死亡。再偉大的帝王,不論他生前領有多廣遠的土地,死時都和路邊飢寒而死的餓殍一般,屍體一具,墳土一抔。墓園這種東西,上面屬於遊客,下面屬於盜墓者。

不過你現在可能遇到了一個被迫從「死亡」這個終點折返的人。他還是不是「人」?也許值得討論。但可以確定:這位已經死亡—或者說,被認定「死亡」—的人,睜開眼睛之後發現自己躺在一個腐敗與惡臭聚會的房間裡。房間中有許多平台,這些平台和他正躺臥著的一模一樣;唯一不同的是,其他的平台個個血跡斑斑,而且上面都各自放置一具被解剖得亂七八糟的屍體。我如果再晚一點張開眼睛,恐怕也得像被扒竊的錢包一般任人宰割。

方才敘述句中的主詞變化可能讓你有點混亂。是的,這個在殘破屍體堆中醒來的正是在下我。很抱歉不能向您自我介紹,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我是誰,從事什麼工作,住在哪裡,家族中的人物有誰,以及我為何會來到這裡,還有最重要的——我是怎麼「死」的。如果你好奇我到底遭遇了什麼,以至於必須在這個活人不會想拜訪的地方醒來;相信我,我比你更想知道。


絕地戰記 II 03

「派蘭得隊長,既然你熟悉此地,不知有何良策?」

說話的是白馬團隊長丹馬克。派蘭得欠身致意,說:「我也贊成巴克卓隊長的想法,必須要盡快收復僧院。」他向巴克卓點點頭;巴克卓不無得意地嗯了兩聲。派蘭得繼續說:「然而,在進攻僧院之前,有一些地方必須要先清除乾淨,否則一旦營地失守,我們將腹背受敵。」他伸手拿了幾枚修女準備的兵棋標記,把一個紅色的小棋子放在營地外的舊礦坑。「今天早上我們剛到營地時,便遭遇了沉淪魔的突襲。阿卡拉修女懷疑這個地方已經成為惡魔的巢穴,必須優先清除。」

2018-07-27

伊甸記 01

絢爛的銀河,像是一顆巨大的眼睛,俯視著小行星帶。無數灰白色的小行星,靜靜地在軌道上運行。

其中一顆小行星的粗糙地表上,一台半公尺高的白色機器人,正以履帶四處滑行。機器人的外型是一個圓角方塊,頂部有一塊操作面板,不時顯示各種表情或符號。

在白色機器人不遠處,有許多不同尺寸與形式的灰色迷你機器人。這些機器人無不忙碌地掘取地面的砂石,運送到小型冶煉廠,精煉成元素錠。冶煉廠的另一邊,又一批機器人將這些元素錠打造成各種建材和器物。還有一批機器人,將建材運送到各個建築基地去。

成堆的建材和器物旁,滿臉鬍渣的高個子男人,裹在太空工程服裡,志得意滿地看著眼前的一切。這是他偉大帝國的第一天,進度相當不錯。

絕地戰記 II 02

卡夏完全沒有把劍放下的意思。「我也不會讓歷史重演。自稱能透視未來的人,不是利慾薰心的騙子,就是著了魔的瘋子。我卡夏絕對不會把修道會和所有人的命運,放在一個騙子或瘋子手上!」

絕地戰記 II 01 旅程的開端

「噠噠噠噠噠……」

四匹高大健壯的駿馬來到柵欄邊,馬背上的戰士整齊畫一的一齊下馬。立刻有人迎上前來,牽引坐騎前往營地另一端的草料場;這個臨時搭建的營地外觀克難,但人們的熱情與友善並不稍減。叮叮噹噹的錢幣聲吸引了旁人的目光,眾人不禁對這四位陌生的戰士品頭論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