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7-27

伊甸記 01

絢爛的銀河,像是一顆巨大的眼睛,俯視著小行星帶。無數灰白色的小行星,靜靜地在軌道上運行。

其中一顆小行星的粗糙地表上,一台半公尺高的白色機器人,正以履帶四處滑行。機器人的外型是一個圓角方塊,頂部有一塊操作面板,不時顯示各種表情或符號。

在白色機器人不遠處,有許多不同尺寸與形式的灰色迷你機器人。這些機器人無不忙碌地掘取地面的砂石,運送到小型冶煉廠,精煉成元素錠。冶煉廠的另一邊,又一批機器人將這些元素錠打造成各種建材和器物。還有一批機器人,將建材運送到各個建築基地去。

成堆的建材和器物旁,滿臉鬍渣的高個子男人,裹在太空工程服裡,志得意滿地看著眼前的一切。這是他偉大帝國的第一天,進度相當不錯。

通訊請求轉移了高個子男人的注意。「喂,幹嘛?」

「老哥啊,麵包吃膩了。」

「麵包?什麼麵包?」

「就是伊甸機器人做的麵包啊。」

「你怎麼還在做麵包啊!」高個子皺起眉頭。「你開始挖了沒有?」

「早就挖了啊。」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很委屈。「可是都是碳跟水,根本就沒有銅鐵那些金屬,也沒有石油啊。」

「小行星上怎麼可能有石油!」高個子聲音響了起來。「金屬本來就比較稀有,你先做碳結構物,存水存氧氣!」

「好啦好啦。」對方沉默了一下。「可是我不想吃麵包了,但伊甸只會做麵包,吃來吃去都一樣的味道。」

「廢話,我們又沒有買食譜。」

「那我們先買些食譜行不行?」

「食譜很貴你知不知道?」高個子越說越大聲:「不是說好了嗎,先好好挖礦賺錢買新的船!」

「可是船更貴啊。」對方聲音近乎哀求:「我們先買些好吃的,這樣心情比較好嘛。」

「不行!如果不是你,我們也不會被開除!」高個子頓了一下,說:「我們可以偶爾去交易站買現成的東西吃。買食譜太浪費了,不行!」

「那那那,我們什麼時候去交易站?」對方的聲音喜悅起來。

「我們今天才去過!」高個子聲音又提高了。「一百個小時以後再去!」

「要一百個小時喔。」對方聲音低沉下去。

「好了不要再作吃的了!」高個子說:「伊甸機器人很忙,要管理小機器人,你不要一直讓他分心!他們好好挖礦,我們才能賺大錢!又不是要你自己挖!」

切斷了通訊,高個子繼續思考偉大帝國的下一步。但還沒想幾秒鐘,通訊又來了。

「你搞什--」

「我被攻擊了!」

「……啥?」

「有雷射光打壞我的冶煉廠!」

「從哪裡來的!」「就天上來的!」「笨蛋,看漣漪圖!」

高個子剛講完,突然感覺天空一暗。抬頭看去,只見一艘小型貨船,以很近的距離劃過天際。然後,暴雨般的雷射光束落在他偉大帝國的基礎上;其中一道正好擊中剛租來的伊甸機器人。

高個子男人握拳向沉默的宇宙怒吼,跪倒在地。

藍黑色的貨船在小行星群當中穿梭。駛入有小行星的區域非常冒險,但可以暫時拉開與追擊者的距離。

貨船駕駛艙中,黑髮女子蹙眉看著漣漪圖。他和貨船電腦構想的逃脫路線一致:在小行星帶加速到極限,然後在面對商薩主星方向時躍進。但即使是以最高速度航行,似乎也只是延後被追上的時間而已。

小行星帶外側,三艘銀灰色小艇跟著貨船,亦步亦趨。還有一艘中型的白色船隻,在更遠處監視著這一切。

白船的駕駛艙中,四個男人分別立在自己的位子上,看著面前的三維漣漪圖。圖中的藍紅箭頭和金黃色軌跡,顯示了雙方船艦的動態。四個男人當中,濃眉深目的男人位置居中,一語不發;尖嘴猴腮的男人位於左側,不時自言自語;右側瘦瘦高高的男子不斷轉動漣漪圖,仔細觀察;剩下一個中等身材的男人看了一會兒,就改去玩遊戲了。

「老大,我們真的不必自己開船嗎?」尖嘴猴腮的男人終於忍不住了。

「當然不用。」被叫老大的男人說:「讓電腦自己跑,我們決定策略就好。你看老三,他正在研究電腦是怎麼開船的,你也好好學學。」

「學不會的啦。」玩遊戲的男人說:「想開船,還不如來玩『星艦春秋』。」

排行老二,尖嘴猴腮的男人還要開口,老大說:「喔,來了。」

老三停止轉動漣漪圖。「目標已經到極速了。畢竟是貨船,推進速度有限。」

老大點點頭。「接著他一定朝商薩星走。完全符合電腦的判斷。」

三艘小艇中的一艘脫離了隊伍,接著倏然消失,同時在三光年外,更靠近商薩星的位置出現。

「開始佈陣了。」老三說:「電腦讓一號艇先一步擋在目標的航道上。」

「邊緣又有幾個綠色箭頭出現了。」老二指著漣漪圖說:「好多綠色箭頭!」

「那些都是路過的商船,」老大說:「我們晚點再找新的目標,先抓到這個在說。」

「捉兩兔不得一兔。」玩遊戲的老四說。

速率推到極限的藍黑色貨船啟動超引擎,向商薩星躍進了四點五光年。二號三號兩艘小艇也跟著躍進,緊咬著貨船不放,搶先一步的一號艇距離貨船不到兩光年。白船也往前躍進,距離貨船五光年左右。

「距離還是挺遠的嘛。」老二說:「這樣還是打不到啊。」

「廢話,如果相撞怎麼辦。」老三說:「狗鬥的第一步是接近,現在我們已經接近目標了。」

「然後咧,如果那條船又再跳一次,距離不是又拉開了嗎?」

「不是跳,是躍進。」老三說:「那條是貨船,超引擎充能很慢。我們的是小艇,很快就又可以躍進了。」

「等到我們可以買小軍艦的時候,」老大說:「你們就可以見識什麼叫高大快。」

「老大,有一艘船不大對勁。」原本在玩遊戲的老四現在也在看漣漪圖;他標示出其中一個綠色箭頭。「這條商船一直往我們的目標靠近。」

濃眉男人觸碰了代表商船的綠色箭頭,看了看船艦情報,皺了皺眉頭,要電腦進行漣漪比對。

貨船外殼伸出兩台激射炮,準備迎戰。三艘小艇再次躍進,從不同方向來到距離貨船幾光秒處,接著便發動攻擊;三道無形無色的雷射光束射向貨船,其中兩道立刻在船殼上打出兩個洞。貨船炮塔緊接著反擊,但三艘小艇不斷改變位置或滾轉船體,讓貨船老舊的瞄準系統無法造成明顯的傷害。反而是貨船外殼又多了幾道傷痕。

黑髮女子看著船殼受損警報,一籌莫展。這時,有通訊請求接入。

「這裡是商薩同盟海巡隊,我們收到求救警報。」

「我被海盜攻擊,本船位置與周邊漣漪資訊已經發送過去了,懇請前來救援。」

海巡隊的人猶豫了一下,說:「本同盟的經濟海域為十秒差,貴船艦現在並不在我方管轄範圍內,恕難給予協助。」

這條貨船最高航速九節,目前距離商薩同盟的經濟海域邊界還有將近十光年;也就是說,一小時後才會進入商薩海巡隊的管轄區域。

「等等,本船已經在你們的海防識別區了不是嗎?」「是沒錯,」海巡隊的人說:「但你都已經知道是海防識別區了。攻擊你的是私人民船,我們也只能監視。」

「好吧,希望我到得了。」黑髮女子結束通訊,看著漣漪圖中逼近的三個紅色箭頭。

三艘小艇的激射炮已經對貨船外殼造成相當的損傷,而且明顯瞄準引擎部位。貨船電腦不斷地輕微搖擺船身,藉由微小的位置漂移,減少雷射直擊船殼特定位置的持續時間;但三艘小艇上雖然都只有一座激射炮,雷射功率卻相當高,即使只擊中一瞬間,都能在船殼上打出洞來。

貨船超引擎充能進度百分之六十。貨船電腦詢問黑髮女子,是否要轉向進入附近的塵雲帶躲避。女子正在猶豫,突然出現準備撞擊警報。黑髮女子往觀景窗外一看,只見原本漆黑的星空,突然被一大片明亮的火紅色佔據,不禁嚇了一跳。

「哈囉!」年輕女孩的聲音。「你剛才發了求救警報對吧!」

黑髮女子說:「紅色的船是你?」

「沒錯!」年輕女孩說:「我來救你啦!」

「你的船太靠近了!」黑髮女子說:「這樣會相撞!」

「不會不會,別擔心!」女孩說:「不想被賣掉的話,把你的船借我吧!」

窗外的紅色船殼逐漸遠離,看大小是一艘小型商船;除了明亮的火紅色與圓滑的線條惹人注意外,船殼上還有好幾座激射炮探出頭來,數量超過一般船隻防衛用的火力。紅色不明船隻與三艘小艇駁火,引開了他們對貨船的圍攻。

白船的駕駛艙中,老大看著漣漪比對結果大罵。「該死!又是那個紅色的小鬼!」

紅色商船和貨船一齊轉向,往一號小艇的方向壓去。三艘小艇不得不也跟著轉向,隊形散開。然而商船與貨船並未追擊。

「呃,老大,」老三說:「根據小艇觀測,那兩條船好像不往商薩星走了。」

「啥?那他們要去哪?」「......好像是掉頭了,直衝著我們來。」

「不躍進就沒有漣漪,所以不會被立即發現航向嗎?」老四說:「這個厲害,要學起來。」

「好傢伙,要決戰是吧!」濃眉深目的老大喝道:「那就來吧!」

「我要開炮!讓我開炮!」老二說。

「別吵,電腦開炮比你準多了。」老四說。

眾兄弟擾攘之際,紅船以極短的躍進距離接近一號艇,一號艇隨即沉默。四兄弟都安靜下來,面面相覷。

趁著貨船再度落單,電腦指揮兩艘小艇重新逼近貨船,發動攻擊。但就在這時,藍黑色貨船向白船方向躍進了二點五光年,避開了兩艘小艇的夾攻;而且,他現在和白船的距離,也是二點五光年,位於白船的躍進範圍內。

「哼,不管那個小鬼的電腦再怎麼會開船,不過就是一條商船跟一條貨船。」老大說:「我們進攻!」

「老哥,等等--」

老四還沒說完,白船已經往前躍進,來到貨船所在之處數光秒外。然後,立刻響起了準備撞擊的警報聲。四兄弟不約而同往觀景窗外一看,原本漆黑的星空,被一大片明亮的火紅色遮蔽了;只見對方的觀景窗內,一個紅髮女孩正在對他們露齒而笑;在這同時,船隻後方傳來巨大的震動,接著就完全失去了動力。

「該死!」老大罵道:「沒關係我們還有--」

剩餘的兩艘小艇一出現在貨船旁,就被貨船和紅色商船的激射炮集火,其中一台被打穿了引擎,另一台被打穿了砲塔,都失去了戰鬥能力。

來自紅色商船的通訊要求。白船的老大不情不願的接入。

「呃,大叔,又是你們啊。」紅髮女子皺著眉頭說:「我上次警告過你們了吧?」

「啊哈哈,又見面了。」老大堆起笑臉:「小妹妹,你的電腦真會開船啊。」

「你們再這樣我真的要生氣囉。」

「不是,那個,多少要練習一下,不能都只是靠模擬啊。」

「練習?為什麼要練習?」

「沒什麼沒什麼。」老大說:「我們馬上就走,你不要生氣嘛。」

「不行,我已經警告過你們了。」紅髮女子說:「把那艘還有動力的小艇交出來。」

「那我們怎麼離開這裡?」老二說。

「那是你們的問題。」紅髮女子說:「還有,如果我再見到你們,就是直接瞄準你們了。」

「等等!」老四突然說:「我想問你一個問題!」

三兄弟都看向他。紅髮女子皺著眉頭:「還有什麼事嗎?」

「那個,我想請問你,」老四有點支支吾吾。「你的,你的星艦春秋的帳號!」

「白癡啊!」三兄弟一齊罵道。老四毫不在意,只是盯著螢幕上的紅髮女子。

「我不玩那個很久了。直接開真的船不是很好嗎?」

「等等,」老大插嘴:「你自己開船?不是電腦開船?」

「當然是自己開船才有意思啊。好了別拖時間,把船拿來。」紅髮女子冷淡地說:「還是我直接一炮朝你們頭上打下去?」

銀河在背景中閃耀。紅色的商船、藍黑色的貨船,與銀灰色的小艇,一同航向商薩星的方向。

「把他們丟著不管就可以了嗎?」黑髮女子說:「不必救他們嗎?」

「小姐啊,如果是他們抓住了你,你就要被賣掉了喔。」

「咦?把我賣掉?不是賣掉我的船嗎?」

「當然不是。你的船會被海盜們收編,你才是買主們有興趣的東西。」紅髮女子說:「別擔心,自然會有人來救他們。倒是你,你要去哪裡?」

「我要去京星區。那邊正在招募船員。」黑髮女子苦笑:「想不到還沒到目的地就被打劫了。」

「哎呀這只是運氣不好,別放在心上。而且這裡本來是沒有海盜的,最近才開始出現。你的船看起來需要好好整理一下啊,我們去交易站吧。」紅髮女子一口氣說了一大串話。

「我該如何報答你?」黑髮女子說:「啊,失禮了。初次見面你好,我是夏歐,來自鳳凰王國。」

「夏歐,這名字真好聽。」通訊螢幕上,紅髮女子伸出了手。「我是蕾依,『牧羊犬運輸控制公司』的老闆!」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