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9-07

時空管理員 05

傑夫摘下墨鏡,掏出胸前的項墜。他按了一下項墜頂端的按鈕,墜子應聲打開。墜子的上蓋裡,嵌著一個女孩的大頭照;下蓋則空無一物。傑夫盯著沒有東西的下蓋,若有所思。以前,他只要看著這個墜子,就能決定如何行動。但現在,他只覺得茫然。

「就是他嗎?」

傑夫明顯嚇了一跳,收起了項墜,回頭看向不知何時出現的摩西。

「不好意思嚇到你了。」摩西說:「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。」

傑夫擠出一個微笑,點點頭。

摩西坐到海灘椅上,但並未舒適地躺下。他看著眼前的家人們,輕聲說:「我以為你已經走了。」

傑夫沉默了一下。「你怎麼會這麼想?」

「別人是不會知道的。」摩西說:「但是我聞得到。核種的味道不一樣了。它長大了。」

「所以那女孩說的是真的,」傑夫說:「你能夠感覺到時間技術的痕跡。」

「萊蒂跟你說了嗎?」摩西說:「他的故事。」

「還差一點就說完了。」傑夫腦海中掠過那一對金屬環。

「萊蒂,他是個很聰明的女孩。也有自己的目標。」摩西說:「但他還沒有辦法看到整個大局。」

「大局?」

「萊蒂有個男朋友,他以為我們不知道。」摩西說:「這原本是他的私事,跟我們沒有關係。偏偏那男孩是無間幫的。」

「無間幫的男孩。」

「這原本也沒什麼大不了。我也認識無間幫不少人。」摩西說:「可是我們得到核種之後,萊蒂整個人就非常的亢奮,一直打探我們要怎麼作。當他發現我們沒有能力運用核種之後,他又變得非常消沉。」

「這不太妙啊。」傑夫說。

「沒過多久,就開始有人來對核種下手。」摩西說:「而在這段期間,萊蒂和他男朋友見過面。」

「跟男朋友見面還好吧?」

「現在是非常時期。我曾經警告過所有知情的人不可以洩漏核種的事。」摩西說:「而萊蒂,是唯一知道我們有核種,又跟無間幫接觸過的人。」

「我也覺得你應該沒那麼笨,把這件事告訴所有人。」傑夫說:「那為什麼那個女孩,萊蒂,會知道呢?」

「因為他是我們這裡最會讀書的孩子。沒有萊蒂,我們根本就看不懂時間武器的手冊。摩西說:「事實上,就是萊蒂查到那東西是核種的。我們好些人以為是珍珠。」

「說得也是,他知道混沌理論。」傑夫說:「可以想像他發現你們得到核種時的興奮。」

「我原本是計畫,送萊蒂去進修,找尋利用核種的方法。只要核種在我們手上,總有一天我們就可以利用它。」摩西說:「現在,沒辦法,我必須保護我這一大家子人。」

「說到保護,」傑夫說:「晚上有什麼佈置呢?」

「最壞的打算就是雙手奉上核種。」摩西說:「前提是你們沒把他帶走。」

「我看起來像是要走的樣子嗎?」傑夫說:「我可不想變得跟那扇鐵捲門一樣。」

「那是說給大家聽,讓他們安心的。」摩西說:「其實大家都很害怕。無間幫什麼都幹得出來。有你們兩個在這裡,大家真的放心不少。」

「我們也只不過是兩個人。」傑夫說:「你們好歹是個黑幫,總該有點軍火儲備吧。」

「我們一直奉行相安無事的策略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。」摩西說:「防禦用的武器當然有,就是外套和魔方。」

「這兩個東西,無間幫有的比你們更多。」傑夫說:「我比較擔心的是,無間幫會有在裡空間進行遠程攻擊的手段。」

「難道他們有什麼類似閉維子彈的東西嗎?」摩西瞪大眼睛。

「不,那只是理論上存在的武器。真有的話我們局子就垮了。」傑夫說。「但不需要閉維子彈,他們就可以把我們射成跟那扇鐵捲門一樣千瘡百孔。不過這也不難對付。你們這裡有隱身盾嗎?」

隱身盾是時空探員的標準配備,目的是讓探員出勤時盡量減少曝光的機會。隱身盾會形成圍繞持盾者的彎曲時空,使光線繞過盾牌和隱身其後的探員,觀看者完全不會察覺有物體在該處。雖然功效神奇,但盾牌並沒有物理防禦的能力,一顆小口徑子彈就能穿透。另外,不少探員嫌一塊盾牌難以攜帶,傑夫自己就從不帶這項裝備。

「隱身盾!」摩西說:「有是有,但是數量不多。要做什麼用呢?偷襲嗎?」

「類似的行為。你們有多少算得上是能打的角色?」

「能打的角色都在那裡。」摩西指指不遠處的高個子矮個子等人。「我們的射擊好手倒是不少,但看來派不上用場。」

「拍賣會上用不到,但是這裡需要。」傑夫說:「你應該也想過,他們今晚會來偷襲這裡。」

摩西點點頭。「其實我就是想來告訴你,已經發現兩個無間幫的探子了。」

「當你在今晚的拍賣會後回到這裡,發現人去樓空,會是多麼大的打擊。」傑夫說:「到時候就算你還保有核種,也會心甘情願地交出來換回人質。」

「就算他們在拍賣時就已經得到核種,也不會平白地把人還給我。」摩西說。「無間幫永不知足。」

那些正在練習的飛車黨們,因為老大就在附近,所以特別賣力。傑夫看著他們,說:「那個高個子,還有那個矮個子,他們叫什麼名字?」

「他們,」摩西說:「就叫高個子和矮個子。」

傑夫愣了一下,笑了起來。「好。今晚的拍賣,我想帶他們兩個,還有萊蒂。其他人手你斟酌,身手要敏捷一點。人不必多,但每個人都要帶隱身盾。當然,你自己也要。」

「你該不會是想要全部人突然消失吧?這樣能逃多久?」摩西狐疑地說。

「噢,我們不會逃。」傑夫說:「而且我可以跟你保證,核種絕對不會落到無間幫手上。」

聽到這句話,摩西望著傑夫,出神了好幾秒。

「怎麼了?」傑夫微笑。「不相信我嗎?」

「我想問你另外一個問題。」摩西說:「你沒有雙胞胎兄弟,對嗎?」

傑夫斂起笑容。「沒有。你什麼時候見到我的?」

「你跟那個中國人出現的三天前。」摩西說:「無間幫來搶核種的時候。」

「怪不得你一看到我,就放我們進門。」

「不過,看來你完全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。」摩西說。

傑夫嘆口氣,望向遠方的山頭。「我不知道的事太多了。像是不明不白地成為通緝犯,要為幾百條人命負責之類的。」

「但是,既然你『之前』沒見過我,」摩西說:「那一定是『之後』才會見到,對吧?」

「看來是這樣。」傑夫點頭。

「而『之後』的你,也是這麼說的。」摩西說:「『核種絕對不會落到無間幫手上。』」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