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9-05

時空管理員 04


傑夫躺在維修廠門口的海灘椅上,透過墨鏡,看著眼前正在打鬥的飛車黨們。在他身後,金屬機械互相摩擦碰撞的聲響此起彼落;機油和汽油的味道充斥在空氣中,還有一點淡淡的泥土味與草味。

今天晚上就是「核種」的拍賣會。有鑑於孫正志用裡空間魔方搶到核種,摩西認為拍賣會上無間幫也可能用這一招;這三天來,他的姊妹弟兄都在練習擒拿搏擊之術。

傑夫喜歡現在的樣子。人們工作、修理、為這個世界增加東西,依循著時間原本的方向。

「傑夫!」

飛車黨中一個特別高壯的男人叫道。傑夫舉起手上的啤酒瓶,向他致意。

「你是不是也該來練習一下啊!」那高個子說。

「感謝你的邀請,不過我就免了。」傑夫說:「我最不會的就是打架。」

「就是不會才要練習啊!」高個子怒道。

「老哥,別管他!」旁邊一個矮個子說:「到時候他站得越遠越好,免得我們還得救他!」

高個子瞪了傑夫好一會兒,才轉身繼續和其他人對打。傑夫不禁微笑,仰頭將啤酒一飲而盡。他前傾身子,把空酒瓶放到腳邊,接著抬起頭,看著陽光下走向他的女孩。

「嗨。」女孩說。

「嗨。」傑夫說。是那個穿了鼻環,聽過混沌理論的拉丁女孩。他的身材非常瘦削,頂著小麥色火花式龐克頭;除了身上明顯過大的黑色皮背心,一件似乎太小的粉紅色丁字褲,還有鼻子與肚臍上的金屬環外,女孩似乎沒穿別的東西。

女孩一屁股坐到另一張海灘椅上,順手拿起一瓶啤酒,咬開蓋子,仰頭灌了起來,咕嚕咕嚕地就喝光了一瓶。傑夫摘下墨鏡,饒有興味地看著女孩。女孩鬆手讓酒瓶落地滾倒,回望傑夫。

「你說的是真的嗎?」女孩一邊說,一邊打了一個嗝。「只要有人改變了過去,就永遠無法回復原狀。」

傑夫輕輕點了點頭。

「我曾經有一個弟弟,還有一個快樂的家庭。」女孩看向遠方。「有一天我和弟弟出門去找朋友。在路上走著走著,弟弟突然就不見了。」

「不見了?」

「突然就不見了。」女孩夢囈似的說:「我跟他一邊唱歌,一邊踢路上的石頭,一邊看廣告招牌。我還記得我們剛穿過一條小馬路,一台貨車從後面經過,掀起一陣風砂,我轉回身要牽住弟弟的手,但我弟弟不在那兒。我大聲喊叫弟弟的名字,路上的行人都看著我,我發瘋似地想要追上那台貨車,但那貨車早就開得不見蹤影。我一直在那個路口繞圈,想要找到我弟弟的任何痕跡,但是他什麼都沒有留下,就這樣不見了。」

「一點痕跡都沒有嗎......」傑夫輕聲說。

「那裡的人帶著我,一路哭回家。從此我們家就變了。」女孩平淡地說著,好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。「表面上爸爸媽媽不怪我,但我知道他們再也不相信我說的任何話,他們也不再信任彼此。爸爸開始酗酒,喝醉了就跟媽媽吵架,還會打她。而我媽媽,從此再也沒有正眼看過我。鄰居背後叫我賣掉弟弟的女孩,親戚也不再歡迎我了。我上學的時候,所有同學都跟我離得遠遠的,有人稱我魔鬼,或是瘟神。」

「瘟神。」傑夫說。

「沒錯,瘟神。沒有人相信我什麼都沒看見。他們說一個小男孩不見,不可能旁邊的姊姊什麼都沒看到。但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。上一秒我還聽到他的歌聲,下一秒轉過身,他已經不見了。沒有人相信我,」女孩轉過頭看向傑夫。「直到我認識了摩西。」

「摩西。」傑夫點點頭。

「我不去上學也不常回家。」女孩說:「整天鬼混,到處偷東西。我身手很好,反應又快,什麼都偷得到,人家也抓不住我。偷到的東西就跟外頭認識的朋友分享,所以他們都很歡迎我。」

「有人歡迎你了。」

「這些人當中有個小白臉很喜歡我,但我對他沒興趣。結果這個白癡,竟然找了一批外地人,藉口約我出去玩,對我下藥。」女孩說:「其他朋友發現了,卻不敢反抗這小白臉帶來的人,就在那裡站著看我被扒光。就在這時,摩西像救世主一般出現了。他叫人狠狠打了小白臉一頓。」

「真的是救世主。」傑夫說。

「摩西好像知道我很多事。」女孩說:「他說我身上,有時間武器的痕跡。他告訴我,這世界上,真的有人轉眼就不見了。所以我就開始跟著他,我想知道,怎麼樣才能改變那個下午發生的事情,把我弟弟帶回來。」

「改變那個下午嗎......」傑夫靠回椅背上。

「如果你有四維驅,」女孩說:「你是不是就能回到那個下午?」

「技術上來說,是的。」

「如果你在那個時候,見到有人綁架小男孩,你會阻止嗎?」

「不會。」傑夫說:「我們的任務不是阻止世界上的所有罪案。」

「但你們是探員,對吧?探員看到罪案發生,難道不該阻止嗎?預防不是勝於治療嗎?」

「我們是時空管理員。」傑夫說:「如果有人扭曲了原版的時空軌跡,我們就要想辦法修正回來。但是,」傑夫欲言又止。「你可能覺得我很殘忍,但綁架,殺人,甚至是恐怖攻擊,雖然是非常惡劣的罪行,但那都是這個世界的--」

傑夫沒說下去。女孩說:「命運?」

「命運。」傑夫說:「我本來是想說正常的狀態,但,沒錯,對。命運。」

「掌握人類最尖端科技的時空探員,竟然會說出命運這種字眼。」女孩嗤了一聲,露出不屑的表情。「真是笑死人。」

「這世界就是這樣。」傑夫說:「人類不是神,永遠不會知道宇宙的全貌。」

「先不管那個。」女孩說:「所以你們探員的任務,就是要修正時空,防止別人破壞,對嗎?」

傑夫遲疑了一下。「對。」

「所以當有人濫用時間武器時,你們就可以插手了,對吧?」

「......基本上是這樣。」

「例如,」女孩露出狡猾的笑容。「有人用『裡空間魔方』綁架兒童?」

傑夫嘆了口氣。「如果能找到現行犯的話。」

「那就拜託你了,華生。」

女孩站起來,向著傑夫前傾身子;皮背心敞開了一些縫隙,讓傑夫看見了女孩胸前的兩個金屬環。

「還有一個環。」女孩在傑夫耳邊悄聲說:「就看你可以做些什麼了。」

女孩踏著輕快的步伐,走開了。包括高個子在內的那些人連忙收回目光,繼續練習。傑夫苦笑,帶回墨鏡,躺在海灘椅上,看著天空。

忽然,傑夫耳畔響起三聲水晶相碰般的錚錚之聲。傑夫起身,拿起一瓶新啤酒,又躺回椅背上,把未開封的瓶口擋在嘴前。

「傑夫。」孫正志的聲音。傑夫已經三個正午沒見到這位同事了。

「終於弄好了嗎?」

孫正志遲疑了一下。「你早就知道了?」

「你提早三百天來找我,絕對不會是空手的。那個手提箱裡也不會只有一件閉維外套和幾顆魔方。」傑夫說:「說到魔方,只暫停五秒是不是太冒險了點?」

「我可不能讓他們有機會碰到我。」

「說得也是。」傑夫說:「晚上的拍賣會,有什麼佈置?」

「你在說什麼傻話?那已經沒有我們的事了。」孫正志說:「準備傳送吧。」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