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月12日

公民教育自己來 #02

古書目前看點有三:一是國際法與條約審核機制,二是學運與鎮壓的正當性,三是因學運而起的人際關係變動。



一、國際法
  台灣不管在地理上經濟上貿易上,都非常依賴國際關係。可是古書現在才發現自己對國際法的認知有多麼淺薄。昨天稍晚看到一份 PPT,大意是我們都沒有注意到服貿之前發生了什麼,裡面闡述了做為國際條約的服貿條例應當如何處理。正當古書認為這個說法應該嚴肅面對時,今天就看到一篇討論國際法真實面貌的文章:
常見服貿在國際法上的錯誤論述 - 解毒篇|臉書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otes/kai-chih-chang/%E5%B8%B8%E8%A6%8B%E6%9C%8D%E8%B2%BF%E5%9C%A8%E5%9C%8B%E9%9A%9B%E6%B3%95%E4%B8%8A%E7%9A%84%E9%8C%AF%E8%AA%A4%E8%AB%96%E8%BF%B0-%E8%A7%A3%E6%AF%92%E7%AF%87/671280896261512

  這個國際法懶人包狠狠地拍了 PPT 懶人包的肩膀。最近網路上各種懶人包層出不窮,到底哪些是可信的?撲馬 (沈柏洋) 也提出他的個人意見。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hoto.php?fbid=10153944855995654&set=a.10150397822990654.617799.585695653&type=1

二、學運與鎮壓
不斷有人探討學運是否正當的問題。應該勤奮讀書的學生走出教室,浪費時間去管他們一知半解的國家大政,在許多用血汗錢繳學費的大人眼中非常刺眼。不過支持學生運動的論述也不少見,而且歷史悠久;雖然我不再追這個人的消息,但他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挖出這一篇,實在是神來之筆。
胡適對於學生的期望|朱學恆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hoto.php?fbid=10152128283419550&set=a.214985909549.134958.181394559549&type=1

當然,我中華民國怎麼可能原地踏步 94 年,當代亦有著名學者發表支持學運正當性的言論:
江宜樺教授發言|「抗議、暴力與民主政治」座談會,政治與社會哲學評論, 12 期,2005 年 3 月,頁 283
http://www.ptt.cc/bbs/FuMouDiscuss/M.1395730643.A.18D.html

龍小姐,您誤解憲政民主了|中國時報 A15/ 時論廣場
http://bbs3.nsysu.edu.tw/txtVersion/boards/study-group/M.1156923126.A.html

下有運動,上有對策。行政院事件引發了鎮壓是否適當,手段是否過激的討論。有前鎮暴業界人士撰文,討論行政院鎮暴行動的正當性:
http://www.ptt.cc/bbs/FuMouDiscuss/M.1395894095.A.429.html

也有人從賽局理論的觀點,看政府為何選擇動手:
囚徒困局系列:學生與政府的「墨西哥對峙」僵局|泛科學
http://pansci.tw/archives/57988

三、人際關係
聽說最近爆發了刪友潮。道不同不相為謀,刪掉和自己意見相左的人,似乎是無可厚非。不過這和政府鎮壓意見相左的學生,好像是類似的思維?如果是臉書好友刪掉就罷了,和親人的想法不同時又該怎麼辦呢?

如果你的父母反對你參加學運,你怎麼想?古書以為,這表示他們在乎你的安全甚於國家的未來。服貿是不是喪權辱國他們不知道,但你挨餓受凍或是被「拍肩膀」時,痛的可是生你養你的人。當然你可以說覆巢之下無完卵,服貿未滅何以家為;但在憂國憂民之前,何不先憂一下父母之憂呢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