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29日

【酷字辨】漏;露

露出或是漏出?洩漏或是洩露?

漏,本義是液體、氣體或光線穿過孔隙而出。
〈淮南子、人間〉:「千里之隄,以螻蟻之穴漏。」。

能被穿過的空孔也稱為漏。
〈淮南子、脩務〉:「禹耳參漏」。

抽象的事情外泄也稱為漏。
〈左傳、僖四〉:「齊寺人貂漏師於多魚。」
疏:「言漏洩師之密謀也。」
〈公羊、文六〉:「君漏言也。」
〈三國志、魏志、張繡傳〉:「密有殺繡之計,計漏。」

疏忽了某些事物稱為「遺漏」。
〈齊書、崔慰祖傳〉:「採史漢所漏兩百餘事入書。」

形容不周密的東西用「破漏」。
〈荀子、儒效〉:「雖隱於窮閻漏屋......」
《吳子》:「其善將者,如坐漏船之中,伏燒屋之下。」
〈史記田完世家〉:「且救趙之務,宜若奉漏甕沃焦釜也。」

利用水的浮沉計量時間的器具稱為漏壺、滴漏。
《說文》:「以銅受水,刻節,晝夜百節。從水屚聲。」
段玉裁疏:屚,屋穿水下也。

一日一千四百四十分鐘,分為百節(刻),所以一刻約十五分鐘。漏另有滲漉、滿溢、逃脫之義,也用來稱呼流血流膿不能收口的病;佛家把煩惱稱之為漏。

露,說文曰潤澤,以液體濕潤。空氣中的水蒸氣凝結在溫度較冷的物體表面,稱為「露水」;以蒸餾之法萃取的精華汁液也稱為露,如香水可稱「花露」,有御酒曰「薔薇露」,有藥液曰「銀花露」。「露珠」是不可見的蒸氣凝聚為可見的水滴,因此露有顯現在外的意思,如「顯露」、「暴露」;地質學上礦脈接近地表甚至外顯之處,稱為礦苗,又稱為「露頭」;這個意思又讀如陋。原本封閉的房舍失去遮掩的功能也稱為露,意思是敗壞,如《莊子》有「田荒室露」,《荀子》有「都邑露」。

由此看來,外洩之義應用漏,如「洩漏」、「滲漏」、「漏水」、「逃漏稅」;表現在外、無所遮掩之義應用露,如「表露」、「露出」、「露宿」。「露天」形容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,指室外;「漏天」卻是形容四川雨多的俗語。

不過洩漏常寫作洩露,連大型字典也不例外;或曰既然外洩,就會顯現於外,因此通用。語言運用是眾人之事,張冠李戴、積非成是乃正常現象;我輩好辨字詞之人,自己心知肚明即可。

與書為友,樂以忘憂

(本文收錄於建華高中校刊)

彥廷自號「古書男子」,起因是大學時代起,便服古裝、讀古書以自娛。讀古書的興趣並非偶然;自孩提時代起,我便時常與書為伴。

生長在都市的小孩,放學何處去是一大難題。狹擠的都市叢林,沒有足以奔跑戲耍的空間;冷淡的市井人情,缺乏一起來往嬉遊的玩伴。於是家母要我一下課就往學校附近的書局報到。長此以往,日久生情,書成為我的玩具與密友。當同學們忙著從英語補習班趕赴珠心算教室時,我坐擁書城,與數以千計的文字為伍。回到家中,等待我的仍然是一排又一排汗牛充棟的家中藏書:朋友們閱讀《小叮噹》漫畫,我看《中國五千年》和《美麗秋海棠》;同學打開電視收看「無敵鐵金剛」卡通,我打開最新一期的《小小科學眼》。從圖文並茂的歷史漫畫到長篇大論的科學文章,素來沒有耐心的我惟獨對「看書」一事樂此不疲。

雖然不敢和孔夫子的好學不倦比肩,但書確實是我人生的基礎、觸媒與鎮定劑。自幼為氣喘所苦,時常半夜發作,輾轉難眠;這時家人會遞給我一本書,看著看著自然呼吸平復,心情安定。當我排隊等待時,手上有書;出外旅遊時,隨身帶書;半夜睡不安寢時,起身看書,時常到東方既白而不覺。就連學期開始時發下的新教科書,也都要先睹為快。可以說只要有字的東西都會劫奪我的視線。家父對於我見到書就忘了自己是誰頗不以為然,常說兒子「為了看書遲早丟了性命」;自從某次邊看書邊過馬路,被呼嘯而過的卡車嚇掉半條命之後,我才體悟到「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書看」的道理。

看這麼多書到底有什麼好處?其實沒多大好處,除非你認為提昇語文程度、遣詞造句難不倒你是好處;除非你認為和人聊天閒話不怕沒話題、寫報告做文章材料俯拾即是是好處;除非你認為小學五年級就可以侃侃而談一節課,博得師長驚嘆、異性欽羨與同性嫉妒是好處。書就像是頭腦的工具箱,有些東西現在看來沒用,但有一天會發現它的妙處。「書到用時方恨少」,當你需要工具而手邊沒有時那是很令人扼腕嘆息的,知識也是一樣。

隨著馬齒徒增,生活中可以獲取知識的途徑也越來越多。原本提供娛樂與時事的電視與廣播,已經有許多知識性的專門頻道;發達的電腦網路,更讓人可以輕易的接觸各種知識。笨重如磚頭木板的紙本書籍,應該可以淘汰了吧?我個人不喜歡電視與廣播,因為這兩種媒體控制了資訊釋放的順序與速度,你必須依照節目既定的節奏接收這些訊息;就算錄下來之後可以重播、慢放與快轉,仍然不太方便。

電腦網路似乎就無可挑剔了:在網路上的知識形式有文字、圖畫、聲音與影像,也許以後還會有氣味與觸感;透過「超連結」與「關鍵字搜尋」,可以快速找到合意的資料,自己決定資訊釋放的方式,簡直是完美的媒體!美中不足的是,萬能的網路沒有電力就萬萬不能,更別提網路中斷或電腦故障這些不可抗力的因素了。紙本書籍不必等開機、不必中毒也不會無故當掉,就算晚上停電也可以點起火把蠟燭或效法古人囊螢映雪,比起那些吃電的傢伙穩定可靠多了。噢,我絕對不是因為春節期間筆電(Notebook)突然壞掉而心生怨懟的,絕對不是唷。

流行的聲光娛樂都是過眼雲煙,朋友同伴也常在事過境遷後就音訊杳然,一本好書所給予的卻終生受用無窮。書本從小陪我成長,今後仍將伴我老大,我相信這位朋友會始終不離不棄,提供無窮的樂趣,化解所有的憂愁。諸君是否願意同我這位好友結交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