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2月7日

【酷字辨】作、做

  作的本字是乍。甲骨文的乍,像是人坐著手持工具的樣子。持用工具時動作不停,所以乍有暫時、突然、積極活動的意義。金文的作,有些與甲文乍同形,有些則從乍從攴;攴音卜,意思是「小擊」。小擊就是輕輕敲打,同樣是動作不停。到了說文小篆,作從人從乍,人而積極活動,意思是「起」。

  由此看來,作的基本意義是創造:

   詩經周頌:「天作高山。」
   尚書太甲:「天作孽猶可違,自作孽不可逭。」
   論語述而:「述而不作。」

創造帶來改變,所以作有變化之意;

   禮記哀公問:「孔子愀然,作色而對。」

除了改變臉色,還有改變姿態以表示恭敬;

   論語鄉黨:「有盛饌,必變色而作。」

人事物的興起可能是創造,更是一種改變。

   孟子公孫丑:「由湯至於武丁,賢聖之君六七作。」
  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:「大夫懼罪而禍作。」

鼓勵人往更高的層次改變,也就是振作。

   尚書康誥:「作新民。」

擔任或進行某事也是作,如作畫、作官、作媒。」

   尚書舜典:「汝作司徒。」
   左傳昭廿八:「九德不愆,作事無悔。」

作當做名詞,就是創造出來的產品、事業或藝術品。

   禮記緇衣:「毋以小謀敗大作。」
   鹽鐵論:「無用之官,不急之作。」
   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:「不有佳作,何伸雅懷。」

  作還有一些比較少見的用法,例如使、命;

   周禮夏官:「會同朝覲,作大夫介。」
   鄭玄注:「諸侯來至,王使公卿有事焉,則作大夫使之介也。」

工人、工匠,教育部異體字字典認為應讀陰平聲ㄗㄨㄛ ,如木作、石作、瓦作、作坊、作所。

   三國志魏書孫禮傳:「禮逕至作所。」
   

怨謗、呪詛。讀ㄗㄨˇ。

   詩大雅:「侯作候祝,靡屆靡究。」

表示開始;

   尚書皋陶謨:「烝君乃粒,萬邦作乂。」

或是介引時間,相當於「及」。

   尚書無逸:「其在祖甲,不義惟王,舊惟小人,作其即位,爰知小人之依。」

  典籍中的某些作,意義尚有爭議,最著名的出自論語:

   論語鄉黨:「山梁雌雉,時哉時哉!子路共之,三嗅而作。」
   朱子曰:「此必有闕文,不可強為之說。 」

或說這個作是鳥振翅飛舉的意思。另外孫子裡也有一個作意義不確:

   孫子虛實:「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計,作之而知動靜之理,
   形之而知死生之地,角之而知有餘不足之處。」

或說這個作是挑戰的意思,似乎與虛實篇旨不合。

  包含作的詞彙不一定和創造有關係。例如作料:

一、各種應用材料。

   東京夢華錄:「有諸手作人上市買賣零碎作料。」

二、調味料。

   兒女英雄傳九回:「那桌上調和作料一應俱全。」

當調味料時,教育部異體字字典認為應讀陽平聲ㄗㄨㄛˊ;今日常寫為佐料。另外還有作踐,就是糟蹋。

   蘇軾請開湖六條狀:「作踐狼藉。」

作麼,同怎麼。

   劉克莊賀新郎詞:「作麼攜將琴鶴去?不管州人墮淚!」

教育部異體字字典尚收錄了「作摩」,有兩個意思,一是仔細思量,二是北平方言,暗中算計的意思。然而古書以為其實是「琢磨」的別字。

  做,說文中做為作字重文,正字通以為「作」的俗字,水滸傳中的作與做並見,而且這裡的做是假裝的意思:

   水滸傳第三十五回:「宋江教分作三起下山,只做去收捕梁山泊的官軍。」

  現在的用法,「作」可以構成名詞,如動作、傑作、作文;也可以構成動詞,如創作、製作、作勢;「做」則只能構成動詞。例如「作為」這個詞,可以是所作所為,也可以解為「當作」,如「我作為人民的褓姆」。但「做為」就只能是當作的意思,如「我做為人民的褓姆」。

  至於現今常用的「做作」何時出現,待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