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8日

塔羅大觀園:00愚者

  「塔羅大觀園」展示了古書目前收藏的諸般塔羅牌組,這些塔羅牌組各有各的特色,其共同特色就是很貴($_$),所以諸君在這兒賞玩一下就好了,別真的去刺激經濟。所有展出圖樣屬於原出版公司所有,請勿任意轉載或用於商業行為。

今日主題:大阿爾克納00「愚者」


★萊德偉特塔羅牌
出版社:神奇塔羅
這套經典牌組大家應該都很熟悉了。
七十八張阿爾克納都有獨特的圖案。










★星星王子塔羅牌
出版社:尖端
以偉特塔羅牌為基準重新繪製。
僅有大阿爾克納二十二張。










★清水玲子塔羅牌
出版社:尖端
書媽收藏的塔羅牌,少女漫畫風。
小阿爾克納是以撲克牌點數的方式帶過。










★沖門土、海界めい「神秘塔羅牌入門」
出版社:尖端
書媽收藏的塔羅牌,風格素雅。
僅有大阿爾克納二十二張。










★沖門土、海界めい「神秘塔羅牌進階」
出版社:尖端
同一系列的進階塔羅;但反而是黑白的。
小阿爾克納是以撲克牌點數的方式帶過。










★德珍「中國塔羅牌」
出版社:尖端
馥姐十分喜愛德珍的畫風。每一張都像是小說封面呢。
小阿爾克納是以撲克牌點數的方式帶過。










★「侏儒塔羅牌」
出版社:神奇塔羅
非常可愛的歐洲童話風格。
七十八張阿爾克納都有獨特的圖案。










★唐唐「魔法森林塔羅牌」
出版社:尖端
一張張繪本似的圖像,交織出一座充滿故事的森林。
七十八張阿爾克納都有獨特的圖案。










★「埃及之光塔羅牌」
出版社:神奇塔羅
金碧輝煌的塔羅牌組,彷彿置身於剛落成的金字塔中。
七十八張阿爾克納都有獨特的圖案。










★「情聖塔羅牌」
出版社:尖端
以十八世紀威尼斯情聖 Giacomo Casanova 一生經歷為背景,大膽的裸露、偷情鏡頭、性愛姿勢不時讓人害羞或是很衝動。
七十八張阿爾克納都有獨特的圖案,而且都是威尼斯的著名景點。










★魔戒電影塔羅牌
出版社:尖端
趕著「魔戒」風潮推出的塔羅牌。
七十八張阿爾克納都有獨特的圖案,不過劇照和原始牌義搭配得很牽強;魔戒粉絲牌組。









如有更新展品將隨時補充。對本展覽的任何意見都歡迎迴響。

悲傷的福馬林

  福馬林,浸泡式生物防腐劑的代名詞,常出現於偵探、實驗生物、恐怖驚悚等相關主題。一個大大的玻璃罐,生物浸泡在茶褐色的溶液當中,那大概就是福馬林溶液了。

  悲傷,人心的一種狀態,常出現於失望、挫折、打擊等遭遇之後。一個大大的粉紅色心形,被不規則的閃電狀裂痕撕成兩半,大概是最常見的傷心圖示。

  福馬林不會悲傷……但有些人把悲傷當福馬林用。對大多數的人而言,悲傷是一時的情緒,終究有雨過天青的時候;但這些人不然,他們把自己的心浸泡在悲傷當中,拒絕面對與接受改變。

  悲傷是會上癮的。自責、內疚……在失望之餘,反覆地回想當時的一切,並且不斷讀取與重新假設;彷彿這樣做,就可以與那個遺憾的核心保持某種程度的關連與互動。分手後不斷反覆閱讀曾經甜蜜的情書,放榜後不斷尋找不存在於名單中的自己,被冷落時不斷檢閱以往的對話記錄與他現在的暱稱……這些都很正常。

  但是悲傷必須有時效性與範圍性,如果無限上綱的擴大應用範圍,把悲傷當成任何交集的必然結果,那只會讓不同意的人感到挫折。如果一心認為自己在乎的人就應該在乎自己,自己認真的事情別人也該認真,然而稍微感到冷漠就膽戰心驚,敏感到視任何舉動為針對自己的表現,遭遇挫折就蜷縮起來用淚水與口水滿溢自己的殼,對於別人任何形式的幫助都視為挑釁,不論其本心地把玩笑當成污衊,把激將當成羞辱,明明就不敢面對現實與人心卻又要求任何人都得「敞開心胸」,那就是自討苦吃。

  家人很難搞,朋友比仇敵可怕,認識的人比不認識的人難預料,陌生的好人又只出現在小說中……如果世界真的這麼糟糕,那麼本文的作者與讀者安安穩穩地坐在電腦前面上網看文章,豈非一群笑料?就算是世界是由悲傷與不幸交織而成,我們也應該擺脫陰霾向上昇華,而不是甘於沈淪,把自己的心浸泡在悲傷中防腐。這種行為不過是心靈上的井底之蛙,井底之蛙至少還樂觀的認為自己是世界的主人,而不會因為世界如此狹小就自艾自憐。

  王鼎鈞說:戀愛中人,個個風聲鶴唳,草木皆兵。但戀愛中人不會因為環境險峻就互相懷疑互相攻擊,更何況與人相處和與人相戀是完全不同層次的互動。真的這麼在乎別人怎麼對待自己,為什麼不去想想自己是否讓人相處容易。敞開心胸是為了輕鬆的互動,而不是刻意敞開心胸,刻意保持自然,刻意正面回應。這種敞開心胸才是真正的虛偽。不能接受表面功夫的人,是因為沒有勇氣接受自己的無足輕重。

  現代社會人際關係太過頻密,時間被太多人瓜分,不可能同時照顧到所有人。網際網路拉近了人與人的距離,卻不能讓我們同時跟三百個人哈拉閒聊。要吸引別人注意,除了要有料,還得好下嚥。現代人很忙,沒時間突破障礙,除非障礙之後的果實絕無僅有的甜美。古書到外地與朋友聚會,是因為那些朋友值得相見,而且很好相處,不容易鬧僵。如果見個面說個話都要字斟句酌,把聊天閒談搞成佳言選讀,那還不如讓雞犬自個兒相聞去也。

  有位學姐論證我和他感情很好,理由是:「我們都允許相處時偶爾的沈默。」用機智與笑話可以滿足大部分朋友的需求,能夠分享沈默的才是真正的莫逆之交。另外兩位我深深仰慕的學姐如今皆有歸宿,和我的交集遠不如我在網路上的其他朋友,甚至在 MSN 上相遇都不見得會打招呼;但我們彼此都知道,一旦有任何需要,對方的關心都會源源不絕。這樣的互動才是深刻的互動。佳句、警語、幽默、笑料,那都是表面功夫的一種,用表面功夫試探對方的表裡之分,是一種相處的藝術。如果不能被試探,連表面功夫都不會做,那就只好跟未開琢的和氏璧一般乏人問津。

  連和氏璧,都害它的知音斷了兩條腿;何況價廉如我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