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7日

【轉載】一元保險箱

~流傳已久的都會傳奇,一個關於水平思考的故事~

美國一家銀行收取高額的保險箱管理費。於是乎有個男人到櫃檯要求貸款,願意以高價的首飾珠寶作抵押。見到這西裝筆挺,高大英俊的顧客來要求借貸,經理趕忙出來歡迎:

"先生您想要借多少呢?"

"一塊錢。"

"呃...一塊錢?"

"是的,一塊錢。"

男人的笑容非常燦爛;而且,他已經把抵押品帶來了。辦妥了貸款事宜,男人回到家中。

"親愛的,保險箱租金多少呢?"

"一塊錢,親愛的。"

【海龜湯】過橋

【題目】
兩國交戰,最後決定不相往來;兩國來往方式只有一座橋,除了過橋沒別的方式過去。他們僱了第三國的拳王當守衛,誰想過橋就把人趕回去;守衛亭設在橋中央。有個商人想過去作生意,於是他觀察了一下:發現拳王每十秒鐘就會睡著,睡十秒鐘後醒來十秒,然後再睡十秒;如此不斷循環。他估計十秒只能跑到橋中央,守衛亭旁。試問過橋方法。

(原題意不清,修正)


【古書的回答】
兩國相爭,曠日持久。於是決定斷絕關係,人民老死不相往來。兩國以河為界,河水湍急,不能橫渡;唯一的通道,便是橫跨河上的石橋。雙方敦請著名的拳王鎮守此橋;拳王姓張,百萬大軍中取上將首級,如探囊取物。橋上新建了一個儉樸的亭子,正在橋的中央,供拳王住宿。拳王的使命很單純:任何人敢過橋,就把他趕回去。讓拳王最棘手的部份,就是只能把人趕回去,不能殺掉餵河魚。

商人無國界。小小水流,怎能阻擋他收購天下的野心。商人姓呂,他要到對面的國家去,見一個人;那個人原本是個繼承人,被抵押到了橋對面,卻來不及在斷橋之約前趕回來。如果把他救了回來,就是榮華富貴的保證。奇貨,而且是期貨,可居!

商人來到橋邊,觀察。拳王不如他想像的粗野,卻比他想像的懶惰。全天候的守衛讓拳王不得不宅於橋上,不得不不眠不休;於是乎,他半醒半睡,亦醒亦睡。十秒睜眼,瞵視昂藏;十秒閤眼,與世隔絕。就是這了,與世隔絕的十秒。

作買賣的,時間就是金錢;搞運輸的,用時間換取空間。作為一個人口販子,呂大商人清楚的知道他的極限:十秒,只夠他跑到守衛亭的門口;正好可以碰到張大拳王的鼻尖。「雖然說智力高射擊很痛,但我的專長其實是政治力啊。」

政治力。商人看著拳王的規律睡眠,若有所悟。

沒有槍響,沒有彩帶,商人起跑了。自從老子都不老子了之後,他很久沒跑這麼快了。九秒、八秒、七秒,拳王越來越近。六秒、五秒、四秒,拳王快要醒了。三秒,兩秒,商人停步--他轉身朝向自己的祖國方向,正好一秒,正好在拳王的左手前面。

虎目圓睜。

商人轉頭,和拳王四目相對;拳王二話不說,一個金臂勾,把商人往他面朝的反方向拖行。「十秒鐘才跑十公尺,你要闖過老子沒可能啊!」像是沙袋一般,商人被拋在橋頭。拳王高大的背影離他遠去。

離目標又近了二十秒鐘,商人微笑。這,就是政治力。

~END~

粗話與修辭學

  說粗話是一種弱勢者無能改變環境時,以語言暴力發洩心中壓力的語言形式。然而,即使是這種不登大雅之堂的言語,也符合了「修辭學」的要件。

  粗話都是以簡短有力的語詞表達不吐不快的濃厚情感,企圖引起觀眾的注意。有種修辭法叫「呼告」:由平鋪直敘的語氣轉為大聲疾呼,引起讀者注意;其原則有二,一是必須有激昂澎湃不吐不快的情感,二是必須用簡短有力的語詞表達濃厚的情感。

  另外,運用當代語言在作品當中,稱為「飛白」修辭法;飛白可以讓讀者感覺新鮮刺激,人物形象活靈活現。粗話屬於當代語言,而且一旦運用了粗話,觀眾對其印象立刻鮮明了起來,即使過了一段時間也難以磨滅。

  日後各位想要運用粗話時,一定要審慎檢視當時的環境是否符合呼告與飛白修辭的需求喔。